今后的日本将会与安倍时代有什么不同?

在连续担任7年8个月的日本首相职务后,安倍晋三于8月28日“突然”挂冠而去。至于安倍缘何辞职、其功过是非如何,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人一走,茶难免会是凉的,日本政坛向来如此。如果今后没有人折腾事,安倍也就算平平安安了,甚至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性。有人说这不可能,但谁可以打这样的赌,下这样的注?也许,只有未来时间才能给出答案。有评论指出,此次安倍的离去,既是他本人的需要,也是日本的需要。

(图片说明:8月28日,安倍晋三在东京出席记者会。来源:新华社发,Pool图片,弗兰克·罗比雄 摄)

不管怎样,安倍即将离开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党魁和日本首相的宝座,现在日本举国上下和国际舆论关注的已经不是安倍,而是安倍的接班人究竟是谁,以及“后安倍时代”日本在内政、经济和外交上将奉行什么政策。直白一点说,就是今后的日本将会与安倍时代有什么不同?

第一个疑问是关键。安倍的遗产能否保留,今后的日本内政外交政策走向如何,关键在于安倍的接班人是谁。安倍属于任期未到自己提前“下课”,他的任期本来要到明年才结束。安倍辞职了,但他所在的自民党仍是日本的执政党,这如同去年7月特雷莎·梅因英国“脱欧”遇阻而黯然辞职后,鲍里斯·约翰逊同时接任英国执政的保守党党首和英国首相一样。鉴于自民党目前在日本议会拥有多数,自民党新选举产生的党首,将自然接替安倍继任日本首相。

这样看来似乎很轻松,实则不然。日本政坛向来权力争斗激烈,自民党内更是如此,目前至少有七大派系。安倍政治世家出身,足智多谋,尤其政治手腕非同一般,他能创造日本任职时间最长和连任时间最长首相这两项历史纪录,足以证明安倍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政治家,有着极为特殊的党内和全国政治掌控能力。

自民党内虽派系严重,但安倍在任时没有谁敢于真正同安倍叫板。安倍有其多年的亲信,也有他心仪的接班人,但安倍在表面上并不刻意培养任何一位,最多是必要时将与其政见不和者换换岗位、靠边站。也因此,安倍得以笼络党内各派和平衡各个心腹。由于安倍此前采取了老道的政治策略,其“突然辞职”造成了自民党内的政治空白,留下了内部争斗与争夺接班人的悬念和机会。

在8月28日安倍举行约1小时的记者会宣布自己辞职,走出会议室的那一刻起,自民党内的各路诸侯便纷纷开始暗暗较劲,甚至公开表露心迹。自民党内各种猜测伴随着日本舆论的各种分析,很快就掩盖了安倍辞职的消息和对安倍功过评说的报道。自民党内的几大派系,至少在一开始都推出了自己的人选,包括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防卫大臣河野太郎、前防卫大臣石破茂、前外务大臣岸田文雄等。

这些人都是或曾经是安倍的重臣,各有长处也各有短处,包括年龄、资历、风格、能力、威望、民意、政策立场,特别是与安倍的关系。其中有的人虽然在党内外猜测的接班人选名单上,但自己比较低调和识相,早早就表示了不会竞选安倍的接班人位置,如现年79岁的日本前首相、目前的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虽然在党内乃至日本政坛属于绝对的老资格,且一直都是安倍核心圈人物,但他很有自知之明,率先表示不会竞选安倍接班人。

防卫大臣河野太郎今年57岁,毕业于美国乔治城大学,英语讲得非常流利,被普遍认为安倍内阁乃至日本政坛的少壮派和政治明星。日本媒体称此人非常聪明机灵,华盛顿对他很看好。河野虽年轻,但从政资历却不浅,曾担任过日本多个大臣,特别是在去年日韩关系紧张和特朗普执政后美日拉近战略盟友关系的关键和敏感时刻,担任过日本外务大臣,着实表现了一番,也因此深得安倍的宠信,河野从去年9月起改任了对日本而言极为重要的防卫大臣职务。

安倍离职后,河野一度得意洋洋,表示决意竞选安倍接班人,但他在经过几天与各方面的人士沟通,特别是在自民党主流、安倍所在的细田派表示将支持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接班后,河野也随即表示目前不是自己竞选安倍接班人的时候。

于是,最后剩下了菅义伟、石破茂和岸田文雄三人角逐安倍接班人。这三人中,现年71岁的菅义伟年龄最大,石破茂和岸田文雄同年,都是63岁。虽然据日本媒体报道称,石破茂在党内外的民意调查中呼声最高,但因为石破茂早已不是安倍欣赏的人物,甚至成了安倍公开的对立面,因此他不大可能当选。

而岸田文雄“一直是安倍吹捧的潜在领导人”,但这位“举止温和的前银行家和前外务大臣被认为迄今未能在党内外树立起自己的接班人强势形象”,尤其是他在2015年与韩国就二战时期的慰安妇问题达成了一项“不可逆转”的协议,而这项协议被日韩两国都认为是“失败的协议”后,岸田文雄的形象和威望也就大打了折扣。

(资料图片: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来源:新华社发)

这样一来,菅义伟就实际上成了自民党内外普遍认为的最有可能的接班人。主要原因在于四个方面:

一是菅义伟作为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该职务相当于政府的秘书长,负责在内阁中与其他各部门进行沟通协调和牵头,按照日本相关法律和政府惯例,如首相不能正常行使职务5天以上,即可代理首相职位。因此安倍提前离职,菅义伟接任合法合情合理;

二是菅义伟属于安倍内阁中的资深老大哥,政治经验丰富,人脉关系广,运作能力强,接替安倍能迅速稳定自民党政府的大局,也容易得到各派系的认可;

三是自民党的细田、麻生、竹下、二阶和石原五大派系,已经一致表示支持菅义伟接替安倍,除非在选举中出现阵营打破,否则菅义伟在党内竞选时可以稳获多数票;

四是菅义伟从2012年起就跟随安倍,熟谙安倍的执政思路和内政、外交、经济政策,也一直都比较支持拥护安倍,因此他接任安倍将可保证安倍路线和自民党政府的大政方针基本不变。

(资料图片:岸田文雄。来源:新华社/法新社)

目前看,菅义伟的接任似乎已经铁板钉钉。但石破茂和岸田文雄仍不服输,坚持要与菅义伟一争高低。尽管局势已经基本明朗,但自民党内的选举程序和形式是必须走的。自民党已定于在9月中旬举行新党首正式选举。

按照自民党2014年修改的党章规定,新党首竞选应包括同等比例的自民党全国议会议员和地方分会的选票,也即目前日本国会中的394名自民党议员和地方分会的394同等选举人必须一起来投票选举。但9月1日自民党总委员会决定,本次自民党将通过“紧急投票规则”选出下一任党首和首相,由日本国会在任的394名自民党议员加地方分会各3票的141票共535张选票,选举产生新党首,候选人获得268张票即可当选。

(资料图片:石破茂。来源:新华社/法新社)

这样的选举,显然对菅义伟比较有利,其他两位竞选人恐怕不是他的对手。但石破茂和岸田文雄及其支持者们对新的选举规则都有异议。于是自民党总务委员会决定,此次选举的自民党党首仅接替安倍,担任其剩余一年左右任期的首相,之后的党首和首相则另行选举,这实际上为菅义伟的竞选和当选铺平了道路,也给党内其他跃跃欲试者提供了参加下次竞选的机会和希望。

既然安倍的接班人问题已几无悬念,则有关安倍后的日本内政、外交和经济社会政策的走向也就基本清晰了。日本舆论大多认为,如果菅义伟正式接班,则安倍的影子依然会存在,其基本内政、外交和经济政策将沿袭安倍路线。

当然,作为新的党首和日本新首相,菅义伟无疑也会有自己的考量和选择,不会完全照搬安倍路线。特别是安倍走后,留下的问题很多,日本政坛当前杂音很多,社会不满,舆论喧嚷,新政府必须尽快采取措施,以解民怨,改善政府形象,提振日本国民和企业信心。

一些分析认为,作为实际上的过渡政府,自民党新政府在今后一年内将主要着力于三件事。

首先是千方百计应对疫情,防止已经出现的新冠肺炎病毒变异,通过加强疫情防控和疫苗国际合作,有效遏制疫情的进一步蔓延,以稳定民心,恢复日本经济社会生活。这件事的难度会很大,但这是不得不着力破解的最大难题,否则不仅日本的其他一系列问题解决不了,连明年日本仍想举办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也将彻底泡汤。安倍为此已经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的筹办费用,如果因为日本自身原因而导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取消,日本政府难辞其咎。

其次是设法恢复日本经济,改良日本社会,加大日本创新发展力度。“安倍经济学”至今被日本舆论大多认为还是比较成功的,至少在2015年之前,“安倍经济学”是较为见效的,通过日元大幅贬值和货币宽松,日本企业财富增多,股价走高,仅2013年日经225种股票平均价格就上涨了57%。特别是安倍执政期间日本的出口大大改善,工作机会也有明显增加。但在安倍后期,日本经济乏善可陈,经济增长陷入低迷,如果日本经济不能振兴,则日本的各种社会问题就会进一步增多,社会矛盾也会激化。但日本的老龄化和“少子化”等痼疾,直接制约了日本经济社会的发展,菅义伟并非经济治理的高手,如何提振日本经济势必面临诸多难题。有分析认为,如果菅义伟当政,他也可能仿效当初的安倍,请出日本经济高手来帮助料理日本经济,在总结“安倍经济学”成功与失败的基础上,开出日本经济的治理方子。《亚洲时报》评论说,在安倍“2.0执政”近8年后,日本显然需要新一届领导层将注意力放在经济社会改革重启的这一迫切问题上,尤其是需要一个新的经济团队来振兴改革进程,而不是为安倍的离去而哭泣。

再者是审时度势推进日本的外交政策。安倍时期的日本外交虽然建树不大,但安倍的国际和地区外交非常活跃,后期成为其施政的重点。安倍外交主要基于两点,首先是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同盟,设法拉紧与美国的关系,并见风使舵地策应美国在全球和东北亚、印太地区的外交、军事和安全战略;同时,设法与周边大国缓和紧张关系,尽可能在大国间搞平衡,在国际上谋突破,并谋求经济贸易实惠。虽然安倍未能实现其一些外交战略目标,但安倍时期特别是后期的平衡外交之球,打得还是比较灵巧的。

当前国际和地区关系更趋复杂,日本已经深深介入其中,如何研判国际和地区局势,在错综复杂和不断恶化的大国关系中保持战略清醒与冷静,而不是盲目地追随甚至主动策应华盛顿,以确保日本自身利益与安全,将是对“后安倍时代”日本新政府的一大严峻考验。分析人士认为,较之外交、军事和防务政策言行激进,明显积极靠拢美国的河野太郎,菅义伟显然要成熟老道得多。但河野太郎将对其施加何种影响和压力,值得关注。

菅义伟在9月2日宣布他将竞选自民党党首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他“希望在没有先决条件的情况下”会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以期在“绑架问题上取得突破”。菅义伟还表示,他有意继承安倍的政策,努力解决日本和俄罗斯之间围绕南千岛群岛(日本称为“北方四岛”)的领土争端。

分析人士认为,鉴于距离日本下一次大选的时间很有限,安倍的接班人在此期间将会把主要精力放在解决日本国内问题上,外交问题能拖则拖,不会着力太多。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东南大学国际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在连续担任7年8个月的日本首相职务后,安倍晋三于8月28日“突然”挂冠而去。至于安倍缘何辞职、其功过是非如何,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人一走,茶难免会是凉的,日本政坛向来如此。如果今后没有人折腾事,安倍也就算平平安安了,甚至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性。有人说这不可能,但谁可以打这样的赌,下这样的注?也许,只有未来时间才能给出答案。有评论指出,此次安倍的离去,既是他本人的需要,也是日本的需要。

(图片说明:8月28日,安倍晋三在东京出席记者会。来源:新华社发,Pool图片,弗兰克·罗比雄 摄)

不管怎样,安倍即将离开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党魁和日本首相的宝座,现在日本举国上下和国际舆论关注的已经不是安倍,而是安倍的接班人究竟是谁,以及“后安倍时代”日本在内政、经济和外交上将奉行什么政策。直白一点说,就是今后的日本将会与安倍时代有什么不同?

第一个疑问是关键。安倍的遗产能否保留,今后的日本内政外交政策走向如何,关键在于安倍的接班人是谁。安倍属于任期未到自己提前“下课”,他的任期本来要到明年才结束。安倍辞职了,但他所在的自民党仍是日本的执政党,这如同去年7月特雷莎·梅因英国“脱欧”遇阻而黯然辞职后,鲍里斯·约翰逊同时接任英国执政的保守党党首和英国首相一样。鉴于自民党目前在日本议会拥有多数,自民党新选举产生的党首,将自然接替安倍继任日本首相。

这样看来似乎很轻松,实则不然。日本政坛向来权力争斗激烈,自民党内更是如此,目前至少有七大派系。安倍政治世家出身,足智多谋,尤其政治手腕非同一般,他能创造日本任职时间最长和连任时间最长首相这两项历史纪录,足以证明安倍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政治家,有着极为特殊的党内和全国政治掌控能力。

自民党内虽派系严重,但安倍在任时没有谁敢于真正同安倍叫板。安倍有其多年的亲信,也有他心仪的接班人,但安倍在表面上并不刻意培养任何一位,最多是必要时将与其政见不和者换换岗位、靠边站。也因此,安倍得以笼络党内各派和平衡各个心腹。由于安倍此前采取了老道的政治策略,其“突然辞职”造成了自民党内的政治空白,留下了内部争斗与争夺接班人的悬念和机会。

在8月28日安倍举行约1小时的记者会宣布自己辞职,走出会议室的那一刻起,自民党内的各路诸侯便纷纷开始暗暗较劲,甚至公开表露心迹。自民党内各种猜测伴随着日本舆论的各种分析,很快就掩盖了安倍辞职的消息和对安倍功过评说的报道。自民党内的几大派系,至少在一开始都推出了自己的人选,包括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防卫大臣河野太郎、前防卫大臣石破茂、前外务大臣岸田文雄等。

这些人都是或曾经是安倍的重臣,各有长处也各有短处,包括年龄、资历、风格、能力、威望、民意、政策立场,特别是与安倍的关系。其中有的人虽然在党内外猜测的接班人选名单上,但自己比较低调和识相,早早就表示了不会竞选安倍的接班人位置,如现年79岁的日本前首相、目前的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虽然在党内乃至日本政坛属于绝对的老资格,且一直都是安倍核心圈人物,但他很有自知之明,率先表示不会竞选安倍接班人。

防卫大臣河野太郎今年57岁,毕业于美国乔治城大学,英语讲得非常流利,被普遍认为安倍内阁乃至日本政坛的少壮派和政治明星。日本媒体称此人非常聪明机灵,华盛顿对他很看好。河野虽年轻,但从政资历却不浅,曾担任过日本多个大臣,特别是在去年日韩关系紧张和特朗普执政后美日拉近战略盟友关系的关键和敏感时刻,担任过日本外务大臣,着实表现了一番,也因此深得安倍的宠信,河野从去年9月起改任了对日本而言极为重要的防卫大臣职务。

安倍离职后,河野一度得意洋洋,表示决意竞选安倍接班人,但他在经过几天与各方面的人士沟通,特别是在自民党主流、安倍所在的细田派表示将支持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接班后,河野也随即表示目前不是自己竞选安倍接班人的时候。

于是,最后剩下了菅义伟、石破茂和岸田文雄三人角逐安倍接班人。这三人中,现年71岁的菅义伟年龄最大,石破茂和岸田文雄同年,都是63岁。虽然据日本媒体报道称,石破茂在党内外的民意调查中呼声最高,但因为石破茂早已不是安倍欣赏的人物,甚至成了安倍公开的对立面,因此他不大可能当选。

而岸田文雄“一直是安倍吹捧的潜在领导人”,但这位“举止温和的前银行家和前外务大臣被认为迄今未能在党内外树立起自己的接班人强势形象”,尤其是他在2015年与韩国就二战时期的慰安妇问题达成了一项“不可逆转”的协议,而这项协议被日韩两国都认为是“失败的协议”后,岸田文雄的形象和威望也就大打了折扣。

(资料图片: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来源:新华社发)

这样一来,菅义伟就实际上成了自民党内外普遍认为的最有可能的接班人。主要原因在于四个方面:

一是菅义伟作为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该职务相当于政府的秘书长,负责在内阁中与其他各部门进行沟通协调和牵头,按照日本相关法律和政府惯例,如首相不能正常行使职务5天以上,即可代理首相职位。因此安倍提前离职,菅义伟接任合法合情合理;

二是菅义伟属于安倍内阁中的资深老大哥,政治经验丰富,人脉关系广,运作能力强,接替安倍能迅速稳定自民党政府的大局,也容易得到各派系的认可;

三是自民党的细田、麻生、竹下、二阶和石原五大派系,已经一致表示支持菅义伟接替安倍,除非在选举中出现阵营打破,否则菅义伟在党内竞选时可以稳获多数票;

四是菅义伟从2012年起就跟随安倍,熟谙安倍的执政思路和内政、外交、经济政策,也一直都比较支持拥护安倍,因此他接任安倍将可保证安倍路线和自民党政府的大政方针基本不变。

(资料图片:岸田文雄。来源:新华社/法新社)

目前看,菅义伟的接任似乎已经铁板钉钉。但石破茂和岸田文雄仍不服输,坚持要与菅义伟一争高低。尽管局势已经基本明朗,但自民党内的选举程序和形式是必须走的。自民党已定于在9月中旬举行新党首正式选举。

按照自民党2014年修改的党章规定,新党首竞选应包括同等比例的自民党全国议会议员和地方分会的选票,也即目前日本国会中的394名自民党议员和地方分会的394同等选举人必须一起来投票选举。但9月1日自民党总委员会决定,本次自民党将通过“紧急投票规则”选出下一任党首和首相,由日本国会在任的394名自民党议员加地方分会各3票的141票共535张选票,选举产生新党首,候选人获得268张票即可当选。

(资料图片:石破茂。来源:新华社/法新社)

这样的选举,显然对菅义伟比较有利,其他两位竞选人恐怕不是他的对手。但石破茂和岸田文雄及其支持者们对新的选举规则都有异议。于是自民党总务委员会决定,此次选举的自民党党首仅接替安倍,担任其剩余一年左右任期的首相,之后的党首和首相则另行选举,这实际上为菅义伟的竞选和当选铺平了道路,也给党内其他跃跃欲试者提供了参加下次竞选的机会和希望。

既然安倍的接班人问题已几无悬念,则有关安倍后的日本内政、外交和经济社会政策的走向也就基本清晰了。日本舆论大多认为,如果菅义伟正式接班,则安倍的影子依然会存在,其基本内政、外交和经济政策将沿袭安倍路线。

当然,作为新的党首和日本新首相,菅义伟无疑也会有自己的考量和选择,不会完全照搬安倍路线。特别是安倍走后,留下的问题很多,日本政坛当前杂音很多,社会不满,舆论喧嚷,新政府必须尽快采取措施,以解民怨,改善政府形象,提振日本国民和企业信心。

一些分析认为,作为实际上的过渡政府,自民党新政府在今后一年内将主要着力于三件事。

首先是千方百计应对疫情,防止已经出现的新冠肺炎病毒变异,通过加强疫情防控和疫苗国际合作,有效遏制疫情的进一步蔓延,以稳定民心,恢复日本经济社会生活。这件事的难度会很大,但这是不得不着力破解的最大难题,否则不仅日本的其他一系列问题解决不了,连明年日本仍想举办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也将彻底泡汤。安倍为此已经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的筹办费用,如果因为日本自身原因而导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取消,日本政府难辞其咎。

其次是设法恢复日本经济,改良日本社会,加大日本创新发展力度。“安倍经济学”至今被日本舆论大多认为还是比较成功的,至少在2015年之前,“安倍经济学”是较为见效的,通过日元大幅贬值和货币宽松,日本企业财富增多,股价走高,仅2013年日经225种股票平均价格就上涨了57%。特别是安倍执政期间日本的出口大大改善,工作机会也有明显增加。但在安倍后期,日本经济乏善可陈,经济增长陷入低迷,如果日本经济不能振兴,则日本的各种社会问题就会进一步增多,社会矛盾也会激化。但日本的老龄化和“少子化”等痼疾,直接制约了日本经济社会的发展,菅义伟并非经济治理的高手,如何提振日本经济势必面临诸多难题。有分析认为,如果菅义伟当政,他也可能仿效当初的安倍,请出日本经济高手来帮助料理日本经济,在总结“安倍经济学”成功与失败的基础上,开出日本经济的治理方子。《亚洲时报》评论说,在安倍“2.0执政”近8年后,日本显然需要新一届领导层将注意力放在经济社会改革重启的这一迫切问题上,尤其是需要一个新的经济团队来振兴改革进程,而不是为安倍的离去而哭泣。

再者是审时度势推进日本的外交政策。安倍时期的日本外交虽然建树不大,但安倍的国际和地区外交非常活跃,后期成为其施政的重点。安倍外交主要基于两点,首先是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同盟,设法拉紧与美国的关系,并见风使舵地策应美国在全球和东北亚、印太地区的外交、军事和安全战略;同时,设法与周边大国缓和紧张关系,尽可能在大国间搞平衡,在国际上谋突破,并谋求经济贸易实惠。虽然安倍未能实现其一些外交战略目标,但安倍时期特别是后期的平衡外交之球,打得还是比较灵巧的。

当前国际和地区关系更趋复杂,日本已经深深介入其中,如何研判国际和地区局势,在错综复杂和不断恶化的大国关系中保持战略清醒与冷静,而不是盲目地追随甚至主动策应华盛顿,以确保日本自身利益与安全,将是对“后安倍时代”日本新政府的一大严峻考验。分析人士认为,较之外交、军事和防务政策言行激进,明显积极靠拢美国的河野太郎,菅义伟显然要成熟老道得多。但河野太郎将对其施加何种影响和压力,值得关注。

菅义伟在9月2日宣布他将竞选自民党党首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他“希望在没有先决条件的情况下”会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以期在“绑架问题上取得突破”。菅义伟还表示,他有意继承安倍的政策,努力解决日本和俄罗斯之间围绕南千岛群岛(日本称为“北方四岛”)的领土争端。

分析人士认为,鉴于距离日本下一次大选的时间很有限,安倍的接班人在此期间将会把主要精力放在解决日本国内问题上,外交问题能拖则拖,不会着力太多。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东南大学国际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